生长在摸鱼

自由🍃和浪漫💫
部分合集封面和头像图来自伙伴Nayu
可以看看置顶鸭

【瓜瓜乐】繁星奇妙夜

#不要上升正主!不要上升真人!我圈地自萌!两位友谊长存!

#巨多私设巨多OOC预警

#我流血族瓜X狼人乐,年下,没有裤子直接搞

#为了防止翻车链接是链到我wb主页的,家人们往下翻第一条就是

#辛苦家人们自己镜像+旋转图片了


就是说被夹了家人们,封心不再爱了

明早起来搞wland,今晚已经丢wb上了@丹丹在摸鱼,第二条就是(第一条是怕被自搜大师搜到先哐哐磕头道歉的博),辛苦家人们了😭


WlandID:生长在摸鱼

Wid.8262473


实在看不到戳我lof私信(不知道会不被夹)或者wb私信,看到就会回但是不一定时时在线


跟着群友们补一个瓜林驱逐咒🙏🏻🙏🏻心诚则灵

【瓜瓜乐】结果

#给露露老师@Louise 的生贺,虽然没有完全还原露露老师的点梗(哐哐磕头)但是露露老师昨天生日快乐!(虽然迟到了

#不要上升正主!不要上升真人!我圈地自萌!两位友谊长存!

#本篇私设瓜乐竹马重逢,严重OOC预警

#这篇大概是现实半架空背景

#欢迎捉虫

 

------------------------------------------------------------------------



瓜林安静的听着耳机里的游戏音效,一声声游戏里的念咒声,偶尔夹杂着主播淡淡几句话。

或是粗口,或是点评,语气都是没什么变化的。

这是他找到安可乐的第三个月,也是他们认识的第十年。

孩童时的喜欢能让一个人记多久呢?让人陷入爱情的激素苯基乙胺只能分泌六个月到四年的时间,至死不渝的爱情是违背天性的,人本来就不是长情的动物。

青涩的情愫萌发于少年时代。和很多臭屁小男孩一样,瓜林表达喜欢的方式就是,打篮球的时候针锋相对,课上走神的时候还要揉两个纸团砸人后脑勺。安可乐也不是软的,他们经常打的很凶,整个大院儿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关系极差。但谁都没看见过他们打完架后,瓜林强行递过去的糖,会被安可乐别别扭扭接过来揣进衣兜。

这是彼此心知肚明的默契。

不是朋友,不是兄弟,不是敌人。少年不知道该如何定义这种逃不开舍不掉的悸动。

是春风徐来,万千海棠盛放,是秋风乍起,落在窗口的第一片黄叶,是门口花坛的一株野草,年复一年的生长着,繁茂着。

仲夏夜里两个小孩儿避开人群并肩坐在老房门槛上看萤火虫。

“我这块西瓜好甜。”瓜林鼓着腮帮子嚼嚼,语气炫耀。

安可乐眼疾嘴快凑过去,一口咬下叼走最中间的那块。

“你……”瓜林看着瓜中间凹下去的小月牙。

安可乐眨眨眼睛,反应过来。

“我,我吃你这块。”他伸手去拿瓜林的。

瓜林避开安可乐乱抓的爪子,低头吮在缺口处,让自己的齿痕覆盖住那一弯月。

“很甜。”瓜林尽量让自己显得淡然。

“是吗?”安可乐不想认输,也面无表情的低头吃自己的瓜。

心跳扰人的如同蝉鸣,夜来急雨后,云层散开,露出深蓝天际。

离别是没有老师教授的必修课。

“对不起,我要搬家了。”瓜林把人堵在教学楼的楼梯口。

他没有再穿校服,今天他们家就要飞往其他城市定居,在家长清点行李的时候,瓜林跑了出来混进学校。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安可乐退后一步。

他绕开瓜林,声音被吵闹的上课铃声掩盖,“我会忘了你,然后有很多新朋友的。”

像是说给他听,也是说给自己听。

安可乐在瓜林看不见的地方长的很好,然后真的忘了他。有了新的朋友,新的学业,新的事业,就连吃东西的喜好都变了很多。

他扫过来的眼神和看路过的行人没什么区别,瓜林也不再是能用使坏引起他注意的小孩儿。在上海的雨中,他们各自撑伞,擦肩而过。

如果不分别,他们大概会一起按时长大,一起等到这份懵懂的感情生根发芽,长成大树,然后结果。或许会得到一个甜甜的橙子,也有可能是一枚酸涩的杏,但总归是有结果的。

瓜林对安可乐的感情更像是执念,对于在过去的时光里,得不到又舍不下的所有复杂感情的总称。如果说靠苯基乙胺维持的爱情不靠谱,那就用其他感情来维系。

瓜林看着直播里水友赛的房间号,登录自己游戏账号,输入那一串数字。两个游戏人物各站在决斗场的一端,隔着中间一条过不去的线。

如果久别重逢,你不记得了,我会有点生气,但也不会气很久。

不管多少次,我还是会来到你面前。

——世界上所有的一见钟情都是久别重逢。

 

                                               END


-------------------------------------------------------------------------

高产似母猪

晚点搞万圣

【瓜瓜乐】段子合集(一)

#不要上升正主!不要上升真人!我圈地自萌!两位友谊长存!

#巨多私设巨多OOC预警

#这篇是现实背景的合集,之后估计也会有魔法背景的合集(flag达咩

#可能文笔混乱视角混乱

#欢迎捉虫

#就是说主要是正主追着狂塞糖我也没有办法


--------------------------------------------------------------------------


1.舒适圈

安可乐和瓜林没有见面过,没有语音过,照这样来看只能算是网友,还不是很亲密的网友。

但他们每天都会一起玩很久的游戏,默契的仿佛认识了很久很久。

和不同的人相处是有不同的舒适圈的。

安可乐觉得现在的距离刚刚好,每天能一起快乐的玩游戏就好了,大家都是有分寸的成年人,不会因为粉丝们的起哄就真的有点什么,而且粉丝们也都很理智只是开玩笑。

或许安可乐自己都没有发现,每次瓜林进入他的组队后,他的话都会变多一点点,语气也会更开心更轻快一点点。

只是一点点,没有更多。

“老瓜你在笑什么?”同事毛毛的看着坐在电脑后脸被电脑光映的泛蓝的瓜林。

瓜林摸摸自己无意识勾起的唇角,掩饰性的喝口水,“没什么,煮个青蛙罢了。”

同事:???


2.摸鱼

社畜打工要义就是得最大限度的白嫖老板。

比如公司6点的晚餐,以及办公室的高配电脑。瓜林老5G网瘾少年了,必不会放过如此的好机会,每天都在公司呆到11,12点才走。

最近瓜林他们在忙一个项目,项目要求高且数量繁杂,甲方不断否定多版方案让整个小组都有点儿低气压。

临近下班,坐瓜林隔壁桌的同事垂头丧气坐回工位了。

“怎么了?”瓜林把头上的大耳机拉下来。

“被老板说了一顿,说我最近做事有点躁。”同事瘫在椅子上,“嗨,虽然咱们也习惯了方案被毙,但这次的甲方也太龟毛了。”

“确实。”瓜林淡淡点头表示赞同,继续盯着屏幕在数位板上一点点勾勒人物衣服的花纹。

同事凑过来看了下瓜林的屏幕,“哇我说老瓜你是真滴牛,今天勾这个花纹勾了好几个版本了吧?您不躁吗?”同事卑微。

“第五版。”瓜林说,脸上表情没什么变化,“静下心来就好,可以听听歌之类。”

“分享个歌单?我看你最近一听歌就迷之微笑。”同事打开音乐软件随口说。

“不是歌单。”瓜林笑笑,又把耳机戴回了头上,隔绝其他声响。

“???”同事迷茫。

瓜林顺手切了个屏幕,敲下一句话发送。

上班摸鱼才叫赚钱。

提督的尊贵标识花里胡哨。


-----------------------------------------------------------------------

后续还会有的不定时搞搞吧

没来得及整太多昨天临时加塞给群里姐妹炖肉末去了

有点少先将就看看

【瓜瓜乐】一些关于舞会的事

#不要上升正主!不要上升真人!我圈地自萌!两位友谊长存!

#巨多私设巨多OOC预警

#魔法世界观人物参照两位老师游戏捏脸

#看完今晚直播激情开码

#欢迎捉虫

 

------------------------------------------------------------------



安可乐和瓜林刚从娱乐赛场下下来,就被观赛席上的小朋友们包围了。

“两位学长好厉害啊。”

“玩明白了属于是。”

瓜林整理自己的衣服并不说话,只笑着看身边和学弟学妹们有一搭没一搭聊天的小狮子。

“对了整点了,学长们要不要去跳舞啊?”有学妹问。

“对啊对啊,今天乐团排练了新的舞曲诶。”

“想看学长们跳舞!”

“瓜林你要不要跳啊?”安可乐下意识扭头去问同伴,带了点好奇和跃跃欲试。

“那要征求瓜林的意见。”他对众人说。安可乐是笑着的,很开心的样子,语气中是自己都没察觉的亲昵和放松。

瓜林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抬手打了个响指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小狮子也没说什么,闲庭信步走出决斗场,一边继续和学弟学妹们聊天。

没聊两句,一只猫头鹰扑棱棱飞到决斗场门口,一封信飘飘忽忽落到安可乐手里。

安可乐藏在大圆眼镜后的眼睛里笑意更浓,当着众人的面毫不避讳的打开了信封。

“亲爱的安可乐:

舞会即将开始,你打算参加吗?我很期待它!在那里我们可以尽情跳舞,还能享受到好喝的饮品,我想那一定非常有趣,如果可以和你一起就更棒了!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吗?

你真诚的瓜林。”

一板一眼的信件,是拉文克劳独有的严谨与仪式感。

安可乐自己也不住笑了出来,他抬手给围着他的众人扬了扬手中的信件,带着一丢丢炫耀的感觉。

“那我就先走了,大家舞会见。”说罢自己也一个移形换影闪走了。

安可乐在舞会大厅门口落下来的时候,瓜林已经等在那里了。

他换了身衣裳,深棕色的长大衣换成了纯黑的贴身西装,勾勒出他一把劲瘦的腰身,显出了他比例优异的身材。脸上装饰性的金属圆框眼镜边被窗口映出的灯光照的在夜里折射细碎的光。

庄重又禁欲。

安可乐啧啧,上下打量他。

“走吧。”瓜林侧头看看他,放下整理好袖口的手,抬步率先向大门口走去。

真是太……

安可乐跟上他的脚步,自己在后面嘀嘀咕咕腹诽人家。

大堂里人很多,一晃眼的功夫,他俩就被人潮挤散了。

安可乐努力伸头在人群里找,“瓜林呢?”

瓜林站在桌边避开人流,刚喝下南瓜汁,随即被从后面拍了肩膀。

他转身,大长外衣的小狮子冲他笑盈盈弯腰伸手,“来跳舞吧。”

瓜林把手放在他的手上。

安可乐直接拉着人走到舞池中央,“跳什么?”

“都可以。”

安可乐美滋滋,想了想选了一手他拿手的《追逐与游走》,示意场边的乐团。

这是老曲子了,弗利维教授指挥棒轻轻一挥,极有动感的音乐演奏起来。

瓜林跳的是女步。女步有大量技巧性的动作,但他一点也不显吃力,脸上没什么表情,黑色光亮的皮鞋轻点地面,轻盈的跃起,又落下。

安可乐五指松松拢在瓜林的手背上,随着瓜林的力道走步,看他松手转了几圈,又靠近到自己的怀里,把手搭在了自己肩上。安可乐晃神,旋即赶紧把手放在瓜林腰间,支撑他做出一个反向弓腰的动作。

瓜林绷紧的腰肌随着呼吸起伏,一瞬间让安可乐想起了他决斗场上丝血还能灵活走位躲咒语的身姿。

他那个时候应该也是这样绷紧着腰身的吧。

舞曲到了末尾,安可乐做出结尾动作,双臂张开,单膝跪在了地上。

瓜林起跳,璇身,落下,单脚点地,手伸出掌心向上,放在了安可乐下颌下。

“跳的不错。”瓜林挑挑眉,手掌轻轻向上一抬,就碰到了安可乐下巴和颈部交接的那一块软肉。是热的,还泛着微微的湿润。于是手指不老实的勾了勾。

“咳。”安可乐脸有点红,赶紧站起身掩饰性的拉拉衣领,“跳舞真累。”

“是吗?”瓜林也自然的收回手,“下一首跳什么?”

“你选吧。”

“那跳新曲子吧?”瓜林示意弗利维教授。

“我不会啊。”安可乐嚎。

“基础舞步是恰恰,以前舞蹈课学过,手上的动作你可以看旁边两个姑娘的。”瓜林的手已经扶上了安可乐的腰,“没事,我教你。”

“哦哦好。”乐曲开始,安可乐赶紧转头看旁边的一对学动作。

第一个动作就让人愣住,安可乐表情有点点绷不住了。

“快做啊。”瓜林带笑的目光在安可乐的胯部巡梭一圈。

不就是扭嘛,这有啥。安可乐咬牙,模仿着旁人的动作手臂向上舒展抬起,左脚靠向右脚脚跟,毫不含糊的扭了几下。

“不错嘛。”瓜林夸赞。他靠近安可乐,一手抬着对方的手,一手规矩的搭在腰上,“后退一步,前进两步,嗯,你做的很好。”

这回轮到安可乐转圈了。瓜林手臂一伸,送他出去转了一圈后,安可乐手指尖尖的落点刚好在瓜林掌心上,被一把握住,拉了回来。

“手搭在我的手上。”瓜林揽住安可乐的肩。

“嗯?”安可乐下意识转头看向声音处,才发现他们离的这么近。

第二首曲子了,两人都有些气喘,瓜林湿热的气息就这么毫无防备的把安可乐包裹住了。

救命了!安可乐瞪大眼睛。

看着瓜林没什么变化的脸,安可乐顿时又好胜心起,努力管理自己的表情,愣是这么脸对脸贴了十几秒。

“瞪什么?”瓜林轻声说,“转圈了。”

“我戴着眼镜你怎么知道我瞪眼了?”安可乐一边做动作一边问。

“不知道,”瓜林笑,“我诈你的。”

一束光笼罩在了瓜林身上,是天花板的魔法蜡烛,它们会给舞池里最好的舞者聚光。

瓜林揽住安可乐的肩背,示意他做出结束动作。

安可乐挑眉看着倾泻在瓜林身上的光束,一脸不服输。

瓜林手划过安可乐的手臂想要放开他,不想被人反手抓住。

“来瓜林,我们跳最难的,看谁更厉害。”安可乐兴致勃勃的示意乐团。

弗利维教授笑着摇摇头,还是转过身给乐团了一个信号。

“你跳女步。”安可乐扬扬下巴。

“好。”瓜林毫不犹豫应下。

这是一首舒缓的曲子,虽然节奏不快,但是动作又难又大,要跳的舒展好看很不容易,是所有舞曲里最难的。

安可乐是决斗大师,但并不擅长跳舞。他本以为天天和自己一起混迹决斗场的拉文克劳肯定会手忙脚乱,他就可以趁机嘲笑瓜林一波。毕竟这个拉文克劳不管对上什么级别的对手,从来施法都是冷静又淡定,哪怕被打倒了也是一脸游刃有余的坐在地上等着自己救。

可不得找点机会打破他的从容,毕竟不会有人全能的吧?

安可乐一边做动作一边紧紧盯住瓜林,想要找出他破绽。

瓜林任由他放肆的目光,顺着腰上的力道转圈,抬起头展开手臂,一点光芒停留在他下颌沁出的汗液上,又随着水迹,淌下脖颈,没进黑色的衬衫领子里。

他应该是出汗了,领口上印了些深色的水印,和白皙的皮肉形成的巨大的色差对比。安可乐想起了上一支舞他们交融的灼热鼻息。

“那个……”瓜林低头看向安可乐。

安可乐强行把自己的目光从瓜林衬衣领子上撕下来,“怎么了?”

“你踩我脚了。”瓜林看自己的皮鞋。

“……”安可乐也低头,原本光亮的皮鞋上果然印了个硕大的脚印,“啊不好意思,我注意。”

安可乐其实很少难为情,能绝地翻盘的决斗大师都是要过硬的心理素质的。但是对上瓜林,总让他有种他是在被对方了解,包容的感觉。瓜林能看透他,不过这并不让他有被冒犯的感觉,瓜林总是很有分寸感的,一点一点的入侵着他的领地,不动声色,又无法拒绝。安可乐想,也许自己也不愿拒绝,在放任他的行为。

不得了,越想越不对劲了。安可乐一个醒悟,晃了晃头让自己清醒一点,视线划过瓜林的脚步,看见对方的皮鞋上又光荣新添几枚脚印。

“……”

安可乐对自己无言了,邀请人要跳舞的是自己,要比试的也是自己,中途走神的还是自己。

魔法蜡烛毫不意外的把光投向了瓜林。

安可乐赶紧松开拉着对方的手,张了张嘴想说话,又不知道说什么,于是,打了个响指自己先一个移形换影,跑了。

再也不跳了,再见。安可乐落在大堂外,呼出一口气,擦擦自己额头沁出的汗。跳个舞而已啊怎么自己都能出这么多汗。

“啊学长,”是一个刚来舞会的学妹。

“你好。”安可乐点点头。

“要一起去跳舞吗?”学妹热情邀请。

“达咩!”安可乐战术后退一步。

“就跳一支舞。”学妹再次热情邀请。

“这星期不会再碰舞会了。”安可乐瞥了一眼向着外面走出来的瓜林,赶在对方接近前直接瞬移消失了。

“去跳舞吧。”瓜林冲门口的学妹点点头,看着消失在夜色里的身影,又好笑的看看自己沾满鞋印的皮鞋。

别说,还是有点痛的。

 

                                                                                               END

-------------------------------------------------------------------------

半夜发疯文学

紧跟时事了属于是

我要向全体哈利波特玩家安利他俩(震声

【瓜瓜乐】在冬季来临前

#不要上升正主!不要上升真人!我圈地自萌!两位友谊长存!

#巨多私设巨多OOC预警

#文笔混乱大概是甜文

#我是新粉,乐姐开始打哈利波特才开始关注他的,直播也看的不多主要看了他的教学视频,直到瓜林老师出现

#在这个冷坑蹲下了希望各位妈咪们给点饭饭吃

#欢迎捉虫

 

 --------------------------------------------------------------------------

 


1.

 

如果说因为打游戏场而喜欢上一个人,会觉得离谱吗?

瓜林问同事。

?同事从隔壁桌疑惑探头,“老瓜你二十多岁了,不是十多岁。”

瓜林知道同事的意思。

十几岁时候的喜欢,可以是单纯而热烈的。不管是因为外貌也好,因为学习成绩也好,或者其他的方面,喜欢就坦坦荡汤的去追求。成功了,开启一段闹腾的校园恋爱,惹得所有人都起哄;失败了,和好兄弟们翘个晚自习去网吧颓废的打半晚上游戏,第二天醒来又是活蹦乱跳一条好汉。

二十多岁社畜的喜欢,就不得不的掺杂很多其他的东西了。比如,异地啊,喜好啊,生活习惯啊很多很多。成年人在走入一段亲密关系前总是会忍不住评估各类风险,这无疑是危险的决策。生活总不会停下捶打,如果就连喜欢的都成了负担,那这个日子大概是会过不下去了吧。

然而他们只是网友。

或者说主播和观众。

瓜林划开手机,看着躺在微信通讯录最顶端的人,想了想还是把置顶取消了。

“老瓜你可清醒点儿吧。”同事狐疑的看着瓜林的举动。

“知道。”瓜林收拾好东西关了电脑,“我先走了。”

“?!你完成老大交的任务了?!”同事震怒。

“如果你能把摸鱼时间挪到下班的话,你现在也能和我一起走了。”瓜林背好包,“明天见。”

“你这一周工作效率挺高,都准点下班的。”同事在背后小声逼逼。

瓜林纯当听不见。

走出公司,正是上海的晚高峰。深秋时节,这座临海城市降温降的迅猛,吹来的晚风里有了几分凛冽的意味。再过几天就要立冬了啊,瓜林拉紧了外套拉链走向地铁站。

瓜林在楼下打包了晚饭回家,沪漂青年,合租的屋子只有卧室才是自己的空间。到家先简单收拾了,赶在空档瓜林把澡冲了,避开两个舍友的用水高峰,然后才回到房间开始吃自己的晚饭。

平板打开小破站,进入关注的直播间,开始一边看直播一边吃饭。

舰长进入直播间的欢迎弹幕飘过,顿时公屏热闹了起来。

“瓜林老师来啦。”

“欢迎瓜林老师!”

在直播的人这会正在打单人决斗场,对面卡等压他不少,此刻场上一堆召唤物张牙舞爪,朝着戴眼镜尖尖巫师帽的少年呼啸而去。少年虽然血量不多,但依然不慌不忙站在原地,等召唤物都近身了,利用移形换影后的闪现卡闪走,点出了捏在手里许久的束缚和烟花,直接砸中对面没多少血的玩家,赢了决斗。

“结束。”主播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小得意。

公屏上一堆“666666”的弹幕刷过,把欢迎舰长的弹幕顶了上去。

“是对面前期失误了几次。”主播随意的和弹幕互动几句,“这个分段不会有特别菜的了,都是靠技术。”

“嗯,以及欢迎瓜林老师。”主播的声音带上了明显的笑意。

 

2.

 

?????

一堆问号飘过公屏。

“视频里叫老瓜林,怎么当着我们的面就叫瓜林老师了。”

“从民间大神到瓜林老师到老瓜林,又回到瓜林老师。”

“我反手一个狗头。”

弹幕开始吵吵嚷嚷起哄。

安可乐没理弹幕又开始点匹配,趁着开场动画的时候拿手机给自己其中一个舰长发消息。

“今晚7点排的吧?”

对面回的很快,“OK,我吃完饭。”

“好。”

安可乐回完这句话刚好两边玩家行完礼。

开打。安可乐起手丢魔咒,专注到这场对决中。

 

3.

 

去他妈的风险评估。

瓜林在又一次被安可乐从水牢里丝血捞出来的时候想。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他不和我结婚很难收场!

然后俩人快乐双排到了11点,安可乐准时下播。

瓜林退出平板上的游戏界面,关了手机的直播间,切到微信给安可乐发消息,“辛苦了。”

“老瓜林也辛苦了。”安可乐直接回了条语音。

瓜林端起水杯去客厅倒水,边走手指边不受控的点开那条两秒的语音听了五六遍。

可能是直播的时候说了挺久的话了,安可乐的声音带着一丝哑哑的味道,还有点儿懒。

瓜林抬头看见自己印在玻璃窗上的笑脸,觉得有点傻。

 

4.

 

安可乐是全职主播,他深知对于这样自由职业来说,自律更为重要,他已经保持挺久早睡早起的生活节奏了,但今天他醒来的时候天色才刚刚泛白。

没做梦也没有其他什么,只是突然的就醒了而已。

深秋的清晨最适合赖床。窗外并不是全然的安静,事实上在人类醒来前,鸟雀就开始觅食了,羽翅扑棱声,呼呼风声,树叶婆娑声。安可乐翻了个身直挺挺瘫着放空脑袋。

如果一个人在一段时间内频繁的和自己的生活产生交集,并且和他呆在一起就能很快乐很轻松,那人类神奇的大脑大概率是会产生一些微妙情绪的。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在这样的时刻难免跑出来扰人。

在每一次无言的默契双排中,在每一次做视频多的挑不出来的素材中,在一些睡不着的夜晚上线看到对方亮着的头像中,无意间被抛来的种子受到灌溉发出嫩芽。让人觉得好像时间回溯,回到他们初遇那天,冥冥之中就是该他在那时那刻出现在眼前的。

然而他们只是网友。

或者说主播和观众。

还好房间像是宇宙,漂浮着很多的星系,也能藏住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心思。

 

5.

 

心动是一个很主观的词。

人也总是在频繁的为一些事一些人心动。

比如秋天的桂花香,冷风中的热奶茶,路灯下的小猫咪,和每天应约而来的人。

一些心动如同天边流云,风一卷就消散个干净,而另一些则是头顶的明月,白天看不到,只有在夜晚,在想起它的夜晚,抬头去寻,才能看见它亘古不变温软的皎洁。

平凡的日常因为这些美好存在让人有所期待,是撒进鹅卵石堆里的碎宝石,在粗粝的石块间隙,哪怕只有一点光也会折射出属于自己的璀璨,熠熠生辉。

再等一等吧,等到春雨浇化封冻的土地,枝条抽叶,等到不合时宜发芽的种子抗过这个即将到来的凛冬。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