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长在摸鱼

自由🍃和浪漫💫
部分合集封面和头像图来自伙伴Nayu
可以看看置顶鸭

【瓜瓜乐】瓜危

#星辰老师 @昨夜星辰 前天生日快乐!(老延迟人了OTZ

#不要上升正主!不要上升真人!我圈地自萌!两位友谊长存!

#全是私设通篇OOC,魔法世界和游戏设定融合的混乱世界

#退休日常 的后续(我也没想到这玩意还能有后续

#生草文学

#纯属搞笑的随便写写随便看看槽点过多

#瓜林不行设定(物理意义

 

-------------------------------------------------------------------------



瓜林岔开腿坐沙发上,手肘支在膝盖上,双手交叉做大佬思考状,看阿龙阿蛋在面前满地乱跑。

他最近有点烦。

他那啥萎了。

都说孩子奶多了会降低那啥欲,瓜林现在算是体会到了。人到中年(雾),总会有一些这样那样的危机。

事情是这样被发现的,前天安可乐下班回家,宣布了自己即将出差三天的事。安可乐带领哈利部门的人,要配合其他部门,去隔壁城市共同追捕潜逃黑巫师团伙。

俩人终于把阿龙阿蛋哄睡后,照例安可乐先去洗澡。

洗完澡的安可乐,蓝眼睛会泛着湿润,整个人热气腾腾。瓜林一边铺床一边内心飘过无数带黄弹幕,感觉下一秒自己就要被自己的裤子绊倒了!

小瓜林:……

?。瓜林觉得不应当,一边蹲在床头柜前整理作案道具,一边继续脑补。

安可乐不爱穿修身的衣服,觉得影响活动,但他穿上黑西装也是腰细屁股翘的。傲罗长期在与黑巫师作战一线,为了保持作战灵敏度,哪怕平时没有任务也需要日常训练维持反应度。哈利部门的人经常需要在前线打伤害,劲瘦的腰肌让安可乐足以灵活避开各类咒语,也让瓜林爱不释手。小腹平坦,大腿白皙但有力,赤裸着蹭在瓜林腰侧的时候总是让人难以把持。

小瓜林:……

???。瓜林开始觉得事情不对劲。

“我洗完了。”安可乐顶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浴室。

家里温度恒定,安可乐总嫌弃把衣服带进浴室会弄湿,每次洗完澡都是只围块浴巾就出来。

他银白色的刘海被手指随意梳到头顶,露出光洁的额头。淡粉色的唇泛着湿润,接住了一滴发上落下的水,被安可乐抬手抹去。

“去洗啊,愣着干啥。”安可乐催瓜林。

随着安可乐走动,更多发稍的水滴了下来。透明的液体顺着脖颈划过锁骨,从薄薄胸肌之间的沟壑向下,路过圆圆微凹的肚脐,溜向胯骨处延伸出的性感人鱼线,没进白色浴巾。

“……”瓜林落荒而逃,“我去洗澡了。”

安可乐也没多想,兀自走到床边岔开腿坐下,拿起吹风机开始嗡嗡嗡的吹头发。

瓜林在浴室里心情复杂,嗅着安可乐留下的沐浴液味,试探的碰了碰小瓜林。

小瓜林:……

瓜林蚌埠住了。瓜林破防了。瓜林不理解。

流泪小狗。

瓜林木然着洗完澡,换上睡衣,吹干头发,关灯,躺上床。

安可乐在被子里动几下,慢悠悠蹭了过来,赤裸的脚趾碰到了瓜林的小腿。

瓜林:……

他侧过身把安可乐连人带被子抱进怀里,堪堪维持住自己一贯的声线,“出去要小心,不要受伤,不要冒险,不要让我担心。”

安可乐很吃瓜林这一套,自己在瓜林身边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不动了。声音都懒了起来,“放心,哥心里有数。”

“带好装备,和同事保持联系,也要和我保持联系。”瓜林亲亲安可乐额头,手在他后背拍拍。

“知道了。”安可乐打个哈欠,呼吸渐渐平稳下来。

瓜林在黑暗中悄悄松口气,整个人很裂开的躺在床上,一边担心爱人,一边担心婚姻。

果然是中年危机。

冷静的拉文克劳在慌张了一晚上后,第二天立刻行动起来,开始猛查资料,试图找到原因自我诊断。

今天天气晴好,有小鸟飞的到后院的打人柳上歇息,可能因为这棵打人柳是瓜林安可乐并着小龙蛋一起养大的,这棵打人柳性格温和懂礼貌,十分与人与鸟为善。书房的窗户正对后院,有阳光照进来,瓜林就着好天气读书,“ED的原因很复杂,多数与生活习惯和心理原因有关……”

“爸爸。”阿龙光着小脚吧嗒吧嗒跑进来,“前院有人找。”

俩小崽子长的飞快,从满地乱爬到满地乱跑好像只用了几周的时间。

瓜林俯身抱起阿龙走出门。

一个年轻男人站在前院的篱笆门前和阿蛋对峙,阿蛋眼神凶凶的,小胖手一动一动的显然正准备搓火球。

“爸爸。”阿蛋转头看见瓜林,立刻跑了过来。

瓜林把俩崽子左一个右一个的抱起来,向男人点点头,“您好,您是……”

男人收回了一直看着俩崽子的视线,友好的笑笑,“我叫王佳,是这俩小孩的……嗯,应该算是哥哥。”

“你怎么证明?”瓜林微微皱眉。

王佳有备而来,从外套内侧口袋掏出一个小本子,“这是准生证,瓜老师可以看看。”

瓜林把阿龙阿蛋放在地上,伸手接过小本子,翻开第一页赫然是一橘毛一绿毛俩小崽子的照片,下面写着监护人姓名:王佳。

“你是要接他们走?”瓜林问。

“不会的。”王佳伸手指指隔壁,“我知道两位老师养小崽子们这么久很不容易,我今天刚搬过来,就是想偶尔能看看俩小孩就行了,还是要请两位老师帮我多带带孩子。”

“……”瓜林打开前院篱笆门让王佳进来,“你先和他们熟悉一下吧。”

王佳走进院子,小心翼翼试图靠近,“崽崽们,来哥哥这里。”

阿龙阿蛋一脸抗拒。

“……”瓜林欲言又止又欲言又止,很想告诉王佳这俩崽崽其实是叫他爸爸这事儿。

经过一下午的熟悉,王佳终于能和阿龙阿蛋一起玩了。俩崽对王佳很是亲近,坐在王佳怀里一口一个哥哥,奶娃娃的声音又甜又软。

“今晚我可以把他们带去隔壁吗?”王佳看看自己已经被家政人员收拾的很好的屋子。

“你们愿意吗?”瓜林问阿龙阿蛋。

“愿意!”俩崽崽一口答应。

瓜林心情复杂的去收拾了点俩崽崽的衣服玩具交给王佳,看着王佳左一个崽右一个崽的抱走孩子。

明明这俩小屁孩今早还抱着自己不撒手来着。

瓜林转身回屋,背影带着一丝成熟男人的稳重与沧桑。

久违的不用被崽子大早上吵醒,瓜林一觉睡到自然醒,午饭点都过了。

餐桌上放着一封信,是猫头鹰送来的。瓜林打开,是王佳说今天要带俩崽子去欢乐谷玩,晚上才会回家的事。

行吧。瓜林把信件收好,准备去后院拾掇打人柳。

“下午好!”二条恭一骑着光轮2021带着闪亮拖尾飞过来。

打人柳晃晃自己繁茂的枝叶,看起来十分想打人。

瓜林摸摸树干安抚了打人柳,“下午好,有什么事吗?”

二条也不从扫帚上下来,就这么悬浮在半空中,伸手掏出个小瓶子丢给瓜林,“喏,前几天你喝复方汤剂装成我去决斗俱乐部代打的谢礼。”

瓜林伸手一抄就接住了瓶子,蓝色的液体透过玻璃瓶折射出细微光芒,“这是什么?”

“这可是好东西。”二条挤挤眼,“减龄剂。”

“什么?”瓜林不解,他只听说过增龄剂。

“喝了给你和乐姐增添点新情趣。”二条笑的不怀好意。

“……”瓜林沉默一瞬。如果可以他也很愿意试试新花样。

“啊对了,就是刚研制出来不太稳定,有效时常因人而异。我刚喝了去霍格沃茨转了一圈,半小时就失效了,还好这最新版扫帚飞得快没被抓住。”二条拍拍自己的光轮2021。

霍格沃茨近几年扩招了国际生,为了防止不怀好意的成年巫师进入学校,设置了魔法门禁,除了教职工外只有未成年巫师才能进入。

“走了,我和胡桃约了吃晚饭呢。”二条转身飞走。

“拜拜。”瓜林挥手。

霍格沃茨啊……瓜林摸摸下巴,自从毕业以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了。傲罗都很忙,毕业后接踵而来的工作,和恋人一起从校园走向社会,慢慢成长成熟,结婚,有了共同的房子,还意外养了俩娃,现在想想读书时候的事好像已经过去很多很多年了。

况且霍格沃茨图书馆可是什么类型的书都有,或许可以解决一下困扰的某些事。

瓜林神情郑重,一定要在安可乐回来前解决这事儿。

翻出拉文克劳的校袍穿上,戴好蓝色围巾,镜子里的人有些微妙的违和。瓜林的身高毕业后又长了点,脸型也没有以前那么幼了,校袍显得短了一截。

瓜林拿起桌上的减龄药剂一饮而尽,变化发生的肉眼可见。弯曲的金发长了点儿,脸上多了些软肉,校袍又变的宽大了。

时间仿佛回到了几年前,瓜林和安可乐遇到的时候,他们都还年幼。

时效不知道有多久,瓜林迅速出门,骑着光轮2020往霍格沃茨赶。好在家离学校近,全速前进只用了八分钟,瓜林就到达了霍格沃茨门口。

世界著名魔法学校,学生多,前来参观的人也多。瓜林混在进出的学生堆里顺利通过了魔法门禁。

“图书馆在城堡主楼几楼来着?”瓜林飞过黑湖在城堡大门前落下。

“牛牛牛!”有巨大的欢呼声传来。是霍格沃茨里的决斗俱乐部。

学校里的决斗俱乐部可比外面的有意思,是公平模式的,能最大程度的锻炼学生的决斗技术。

算了先去图书馆。瓜林转身要离开。

“好!!”又一声欢呼。

瓜林脚步顿住。

当年安可乐和瓜林就是在这里遇到。两个决斗天才,不打不相识,惺惺相惜,曾彻夜在这里练杖,也在这里牵手,亲吻。

我就去看一眼,瓜林想。

霍格沃茨决斗俱乐部里永远人声鼎沸。学生们可比成年人有空的多,能不停研究新套路,天才决斗家层出不穷,为这里注入源源不断的生命力。

“冰冻咒!”一个学生念动咒语,和自己的伙伴卡一起脚下瞬起几道冰凌延伸到对手脚下,把打掉了对手最后小半管血。

这是很久没见的双子多重冰。在瓜林他们读书的时候是热门套路,但时过境迁,强势版本卡换了又换,本以为弱势的双子多重冰居然还能在决斗场重现。

他第一次和安可乐打,就是在这个场馆里,决斗场两端,打的闪瓜对双子多重冰。

年少轻狂的时期总是让人怀念,少年人热血难凉,意气风发。

喝了减龄剂好像心智也会变小,前任傲罗一边反省自己一边调好卡牌,混在学生堆里上了决斗场,他遇到的对手正好是多比闪瓜。

开局先放飞贼,瓜林抬手充气咒先控一手。对面放下雾,清水如泉从雾里涌出。

“统统加护。”瓜林支起护盾,召唤凤凰。

对面魔杖尖绿光一闪,“阿瓦达啃大瓜!”魔咒飞向凤凰。

瓜林下意识错身几步,挡住了咒语,防止对面叠被动。

“哟,这个拉文克劳不错嘛。”对面的学生狂的不行。

“小心了。”统统加护破碎的瞬间,瓜林丢出充气咒并召唤马尔福三兄弟。“多重冰冻咒!”

对面的多比灵活极了,在控制消失的下一秒移形换影逃开了冰冻咒,反而蓄力又再次施放啃大瓜,啃死了马尔福。

“打的不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久没有打这个套路,瓜林的身上出了汗,有点紧张,又有久违的兴奋感。

少年人想尽办法,针锋相对,是最好的对手也是最默契的搭档。他们本就是各自闪耀的星星,当他们相遇时,黑夜都要成白昼。

瓜林最终赢下了这场决斗,傲罗的战斗素养不是学生能比得过的,不过也许是减龄剂的缘故,这场决斗的消耗要比瓜林预想的大。

“好厉害啊。”一群学弟学妹们叽叽喳喳围了上来。

“你是几年级的学长呀?”

“可以加好友吗学长?”

瓜林笑着走下决斗场,握了握自己汗湿的手心,温和的笑着答话,一抬眼就看到了坐在观众席上的人。

那人没穿校服,明显比旁边的小朋友高出一截,还带着尖尖巫师帽子,帽子下的发是银色的,巨大的眼镜框挡住半张脸,但瓜林知道那双眼睛是浅蓝色的,很漂亮的眼睛。

他就这么唇角弯弯的坐在观众席上,远远看着瓜林,什么话都不说,但只要一看,就能让瓜林眼睛再也离不开他。

几年前如此,现在亦然。

“你怎么来了?”瓜林走过去,呼吸还未平复。

“来接你回家啊。”安可乐向他伸出手,“瓜瓜。”

瓜林伸手握住他的,略小一圈的手插进安可乐的指缝间握牢,瓜林身上的热一路烧到心底,相贴的掌心都要冒汗。

“走,回家。”瓜林晃晃手,掩藏自己的迫切。

“对了。”安可乐捏捏幼体瓜林的小手指,“听说崽崽回去了,我怕你寂寞,给你带了好东西回来。”

“什么?”瓜林心不在焉的应,他现在只想回家,上床,和傲罗来场真正的较量。

“哈哈,是三头刀哥!”安可乐不知道从哪里反手掏出一只狗崽子,看起来十分快乐。

“……”瓜林觉得自己好像又不彳亍了。

 

                                                 END

---------------------------------------------------------------------------

星辰老师说想看瓜瓜危机感,想了想那啥危机也算危机吧

阅读理解满分了属于是

生草文学居然能写4k5,麻了

评论(41)

热度(243)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