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长在摸鱼

自由🍃和浪漫💫
部分合集封面和头像图来自伙伴Nayu
可以看看置顶鸭

【瓜瓜乐】去湖边看一场落日(一)

#不要上升正主!不要上升真人!我圈地自萌!两位友谊长存!

#巨多私设巨多OOC预警

#假设他们不是在游戏世界相遇(建议当成全架空看x

#文笔混乱没有逻辑个人趣味啊吧啊吧啊吧

#签证问题不想考虑主要是想搞个说走就走的旅行(我跪OTZ

#感谢捉虫


----------------------------------------------------------------------------



01

凛冽的空气钻入鼻腔,安可乐被冻的瞬间清醒,缩瑟下脖子打了个喷嚏。机场廊桥里暖气不是很足,高纬度国家的秋天已经很冷了。

这是他成为主播后为数不多的假期。

生活好像被困在了游戏和屋子里,局促的让人有些喘不过气。

全职主播几乎全年无休,每一天都从下午起床开始,吃个迟到不知多久的午饭收拾收拾就要准备开始直播。一刻不停播到十点多,等宵夜的时候刷刷手机,吃完宵夜通宵剪视频,或者是研究游戏的新套路,天明时分上床睡觉。

想暂时逃离开一成不变的琐碎日常。

从上周开始有这个想法后,安可乐就连夜翻出了吃灰多年的护照,又稍微增加了直播时长,每天晚上通宵剪视频,屯够了一周的量。在周天晚上全部把视频设置好定时发布后,打开APP定了第二天有折扣的往返机票和酒店,收拾行李直奔机场。

于是十多个小时后,他在大洋彼岸降落。

“草,好冷。”安可乐翻出最厚的外衣裹上,但国内初秋的薄外衣显然挡不住温哥华的寒风,他连上机场wifi给手机下翻译软件。

衣服肯定是没带够,等到酒店放好行李得出去买两件。还有钱,国内出发没来得及,需要换点加元。

其他暂时没有想到什么,安可乐磕磕绊绊过了海关,拖着行李箱等Uber叫的车。

夕阳烧着了云层,绚烂的色彩一直从天际染到地平线,又从远方轰轰烈烈铺到眼前。秋天的温哥华,枫叶的颜色渗入整个城市,是画家随性落下的橙色笔触。

唔,挺漂亮。

安可乐靠在车窗边给管理回消息。

安可乐:你放心,一周就回,机票已经订好了。

安可乐:虽然你们老说我笨蛋,但哥这点能力还是有的。

沁甜:……

沁甜:叫姐姐。

安可乐很自信,自信一觉睡到凌晨被饿醒。

飞机餐是没有吃的,上飞机前他快48小时没睡觉了,从起飞到降落睡满了全程。好不容易靠翻译软件办理好入住,给手机充上电,他匆匆洗个澡立刻上床继续补觉倒时差。

他站在酒店门口看着外面寂静无人的街道,扯一扯自己单薄的外套,又看看手机上显示一片已关门的店铺,认真思考是饿死还是出去冻死。

“嗨。”有人拍拍他的肩,“是中国人吧?”

“嗯?”

安可乐转头,对方也是亚裔面孔,一头染成金色的发有点儿自然卷,肤色奶白奶白,年纪挺小的样子。

“下午入住的时候就看到你了,过来打个招呼。”对方微笑着解释,“我对这边还算熟悉,或许有需要帮忙的吗?”

“不用。”安可乐独惯了,下意识拒绝。

对方也没勉强,只说,“我倒时差睡到现在,打算出去吃点东西,要一起吗?”

“……好。”安可乐不爱和自己过不去。

两人出了酒店大门,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高纬度地区的天总是黑的很早,凌晨两点,夜色早已浓的像化不开的墨凝在半空,路灯将将照亮一小片地方,让人说话都不由要放轻声音。

“我叫瓜林。”对方打破沉寂。

“安可乐。”安可乐吸了下鼻子。

“我是个臭画画的,来这边看画展采风,顺便看个同学。”瓜林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站在了风吹来的方向,“你是来旅行的?”

“嗯。”不管对方是有意无意,安可乐都挺承他情,也不想让气氛太僵硬,顺着话聊道,“我是自由职业,抽空来这边玩几天。”

安可乐不想透露太多个人信息,拿捏着度聊,毕竟点头之交都算不上。人和人之间就是这样,了解越多牵绊越深,等要告别的时候也就会越不舍。

“旅行的话可以去看看海湾,很漂亮,在北部;南部是华人聚居区,有需要可以去那边买东西。市内都可以乘巴士,公共交通很方便。”所幸瓜林也是有分寸的,成年人之间秘而不宣的社交距离被拿捏刚好。

不动声色的细心最会蛊人。安可乐不知道瓜林是天性如此或是社交人精,但并不妨碍他在此刻对这位青年生出些好感。

无关情爱,只是觉得和这人相处的很舒服。

有节奏的电子音乐顺着寒风飘了过来,转过街角,霓虹灯管在地面映出一片暧昧粉红色。音乐声是从几家尚还营业的店里传出来的,店家门窗关的严实,玻璃透出的闷闷光亮显出几分不同寻常。

“……”安可乐脑中一瞬间划过许多不太正经的猜想,“这是……酒吧?”想了想还是换掉了“红灯区”这个词。

“嗯。”瓜林看他一眼,自己率先推门走近店里。

安可乐觉得他刚才好像坏笑了一下,又好像那个笑容是自己的错觉,毕竟瓜林的脸看着实在是很乖的样子。

被大门掩住的巨大电子音乐声劈头盖脸砸过来,安可乐一瞬间觉得自己要聋。捂住耳朵跟着瓜林往里走,才发现店里还有个巨大的舞池,男男女女还有辨不清性别的人挤挤攘攘,跟随音乐蹦迪。

安可乐几年前也是蹦迪选手,年级小不懂事的时候总觉得蹦迪很酷很大人,又长了几岁后才觉得那环境去一次耳朵难受好几天。时隔几年再次进入这种唱歌,安可乐觉得自己老么咔嚓的心脏都在随着鼓点一抖一抖的,多少有点难受了。

瓜林捡了张角落的桌子坐下,服务生抱着酒水菜单过来。

“这家店有炸鸡和薯条,你吃什么?”瓜林提高声音问他。

“什么——”安可乐头晕眼花凑过去。

“我问你吃什么——”瓜林在他耳边超大声问,指指手上的酒水小食单。

“炸鸡,谢谢——”安可乐吼回去,“再来瓶啤酒——”

瓜林示意OK,偏头对服务生用流利的英文说,“请给我和这位先生来一份薯条一份鸡块一份炸鱼,两瓶啤酒,谢谢。”

服务生点头,收走了单子。

安可乐稍微适应了点音量,扭头打量舞池里的人。

“要去跳吗?”瓜林问。

“我就看看。”安可乐说,“国内挺少见到这样的。”

“确实。”瓜林笑笑,“毕竟国内凌晨要吃个宵夜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

安可乐深以为然点点头。

小食很快就上来了。

安可乐拿一块炸鸡咬一口。

“怎么样?”瓜林先抿一口冒着泡泡的啤酒。

“不好吃。”安可乐撇嘴嫌弃,“不过勉强凑合,好不容易才找到吃的。”

“哈哈哈哈哈是,凑合下。”瓜林也开始吃东西。

两人都确实饿了,在角落坐着把酒吧当餐厅,很快风卷残云搞定了食物。

“走吧,结账。”安可乐擦擦嘴,舒坦了“回去睡觉了。”

瓜林点头,叫来服务生说买单。

安可乐掏出银行卡,“我请你吧,就当今晚的谢礼。”

安可乐不喜欢欠人情,特别是对于萍水相逢的人。

瓜林想了想,也不和他争,“那我来给小费吧,刚好有零钱。”

“行。”安可乐跟着服务生去刷卡。

俩人又顶着冻人的晚风回到酒店,乘电梯上楼。

“冻死了。”安可乐搓搓脸。

“明天去买件外套吧,不过这边服装店一些可能下午三点就关门。”瓜林说,“有需要可以来你楼下找我,我住1023。”

“行,谢了。”安可乐莞尔。

10楼到了,瓜林先出电梯。

“那再见了,晚安。”瓜林说。

“晚安。”


                                                                                                 TBC.

--------------------------------------------------------------------------

字数超出了我的预期就先丢一段上来惹

其实是因为自己想出去玩但是出不去

假装把我的正主丢到没有疫情的世界出去玩

大家还是做好防护好好在家吧

评论(6)

热度(52)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