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长在摸鱼

自由🍃和浪漫💫
部分合集封面和头像图来自伙伴Nayu
可以看看置顶鸭

【瓜瓜乐】结果

#给露露老师@Louise 的生贺,虽然没有完全还原露露老师的点梗(哐哐磕头)但是露露老师昨天生日快乐!(虽然迟到了

#不要上升正主!不要上升真人!我圈地自萌!两位友谊长存!

#本篇私设瓜乐竹马重逢,严重OOC预警

#这篇大概是现实半架空背景

#欢迎捉虫

 

------------------------------------------------------------------------



瓜林安静的听着耳机里的游戏音效,一声声游戏里的念咒声,偶尔夹杂着主播淡淡几句话。

或是粗口,或是点评,语气都是没什么变化的。

这是他找到安可乐的第三个月,也是他们认识的第十年。

孩童时的喜欢能让一个人记多久呢?让人陷入爱情的激素苯基乙胺只能分泌六个月到四年的时间,至死不渝的爱情是违背天性的,人本来就不是长情的动物。

青涩的情愫萌发于少年时代。和很多臭屁小男孩一样,瓜林表达喜欢的方式就是,打篮球的时候针锋相对,课上走神的时候还要揉两个纸团砸人后脑勺。安可乐也不是软的,他们经常打的很凶,整个大院儿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关系极差。但谁都没看见过他们打完架后,瓜林强行递过去的糖,会被安可乐别别扭扭接过来揣进衣兜。

这是彼此心知肚明的默契。

不是朋友,不是兄弟,不是敌人。少年不知道该如何定义这种逃不开舍不掉的悸动。

是春风徐来,万千海棠盛放,是秋风乍起,落在窗口的第一片黄叶,是门口花坛的一株野草,年复一年的生长着,繁茂着。

仲夏夜里两个小孩儿避开人群并肩坐在老房门槛上看萤火虫。

“我这块西瓜好甜。”瓜林鼓着腮帮子嚼嚼,语气炫耀。

安可乐眼疾嘴快凑过去,一口咬下叼走最中间的那块。

“你……”瓜林看着瓜中间凹下去的小月牙。

安可乐眨眨眼睛,反应过来。

“我,我吃你这块。”他伸手去拿瓜林的。

瓜林避开安可乐乱抓的爪子,低头吮在缺口处,让自己的齿痕覆盖住那一弯月。

“很甜。”瓜林尽量让自己显得淡然。

“是吗?”安可乐不想认输,也面无表情的低头吃自己的瓜。

心跳扰人的如同蝉鸣,夜来急雨后,云层散开,露出深蓝天际。

离别是没有老师教授的必修课。

“对不起,我要搬家了。”瓜林把人堵在教学楼的楼梯口。

他没有再穿校服,今天他们家就要飞往其他城市定居,在家长清点行李的时候,瓜林跑了出来混进学校。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安可乐退后一步。

他绕开瓜林,声音被吵闹的上课铃声掩盖,“我会忘了你,然后有很多新朋友的。”

像是说给他听,也是说给自己听。

安可乐在瓜林看不见的地方长的很好,然后真的忘了他。有了新的朋友,新的学业,新的事业,就连吃东西的喜好都变了很多。

他扫过来的眼神和看路过的行人没什么区别,瓜林也不再是能用使坏引起他注意的小孩儿。在上海的雨中,他们各自撑伞,擦肩而过。

如果不分别,他们大概会一起按时长大,一起等到这份懵懂的感情生根发芽,长成大树,然后结果。或许会得到一个甜甜的橙子,也有可能是一枚酸涩的杏,但总归是有结果的。

瓜林对安可乐的感情更像是执念,对于在过去的时光里,得不到又舍不下的所有复杂感情的总称。如果说靠苯基乙胺维持的爱情不靠谱,那就用其他感情来维系。

瓜林看着直播里水友赛的房间号,登录自己游戏账号,输入那一串数字。两个游戏人物各站在决斗场的一端,隔着中间一条过不去的线。

如果久别重逢,你不记得了,我会有点生气,但也不会气很久。

不管多少次,我还是会来到你面前。

——世界上所有的一见钟情都是久别重逢。

 

                                               END


-------------------------------------------------------------------------

高产似母猪

晚点搞万圣

评论(27)

热度(122)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