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长在摸鱼

自由🍃和浪漫💫
部分合集封面和头像图来自伙伴Nayu
可以看看置顶鸭

【叶蓝】去海边

#原著向小甜饼一发完

#魔改设定继续沿用北京爱情故事~

#老夫老夫在线度假

#520快乐

 

许博远的学校和国外名校合作了一个大项目,导师们忙的焦头烂额纷纷出差,徒留下这群被突如其来假期砸晕了的小青年们。

几个胆大的师兄师姐先溜了,朋友圈天天晒旅游照。低年级的几个小朋友盯着手机面面相觑,一拍即合的也跑了。

“叶修,我们去旅行吧。”许博远骑共享单车回家,一边给叶修打电话。

五月,北京的行道树已经郁郁葱葱了,胡同里的更是被还住在这里的老人家打理的生机勃勃。养鸟儿的木笼子挂在屋檐下,搬一把小竹凳坐在门口摇摇蒲扇,自家院子里伸出墙来的树冠是最好的遮阳伞。

春末还未走远,初夏刚刚来临,白昼一天天的变长,那么在暑气来临前,去旅行吧!

“好啊。”叶修在电话那头笑着说。

叶修中午刚在荣耀总部食堂吃完饭,抱着许博远塞给他的养生保温杯,溜溜达达消着食晃回自己办公室。

迎面碰上老冯。叶神开口打了个招呼。

老冯:“你怎么还在这?”

叶修???“哥还没不务正业到工作日不在办公室吧?”

老冯:“哦,刚才你家属打电话来给我请假,还以为你又早退了。”

虽然没想到自家那位怎么今天忽然跟吃了炮仗似的那么猴急,但既然都有人请了假了,叶修也就心安理得的早退了。

叶修叮铃哐啷骑着解放牌自行车回到家的时候,许博远已经收拾好了半个箱子的行李。

“去哪儿啊”叶修走过去帮他一起叠衣服。

“北海。”防晒霜,防晒服,泳裤塞进箱子。

“什么时候走?”相机的备用电池得带上。

“四个小时后的飞机。”身份证钥匙充电器不能忘。

于是等到宵夜时间,两人已经换上大裤衩沙滩拖,手拉手在逛北海的夜市了。

大抵每个滨海城市的夜市都是差不多的。沿海一溜的蓝色红色棚子,在旁边海鲜市场能买到刚捞上来最新鲜的货,送到店主这里不多会就能吃到清蒸爆炒烧烤的各式海鲜。和三五好友一起,再配上冰镇的啤酒,是孟夏夜里最好的慰藉。

叶修不喝酒,许博远也不喝,于是俩人一人抱个椰子坐在桌前等饭。

广州人许博远特别会处理海鲜,哪个贝壳要红烧,哪种螃蟹要爆炒,煲汤要用什么海带,给老板安排的明明白白。

老板说,你是广东那边过来旅游的吧?

许博远点头。

老板笑道,来这边玩就要尝尝我们北海的吃法嘛,你好好坐着等,保证不会让你失望。

沙虫笋丝汤,酸梅嗮土蒸蒲鱼,香煎葵龙鱼饼,韭菜炒江蚬,水坞蒙蟹仔。

许博远使坏,给叶修夹韭菜。叶修慢条斯理的把韭菜吃完,搁下筷子冲许博远一笑,别以为哥不知道韭菜的功效,今晚你等着。

许博远挑衅的吃了一筷子蚝烙,来啊,让你见识见识你许哥的实力。

于是第二天日上三竿了房间里还昏昏沉沉的。

来这边度假是来给你住酒店胡闹的吗。许博远谴责道。

叶修拉开窗帘,下午三四点的太阳晒的柏油路都在冒烟,走啊哥陪你出去走走,叶修指着窗外。

许博远把头摇的飞起,从行李箱里掏出电脑,你的蓝团要开始工作了。

等到太阳要落了,两个网瘾少年才拖拖拉拉收拾出门。

他们的酒店临海,下到一楼大堂从后门出去就是海滩。落日的余晖把海面照的一片橙黄,细碎的光芒恍若还没升起的星子。海鸥盘旋鸣叫,时不时落下来捉鱼,还有隐隐传来的汽笛声伴随海浪一次次冲上沙滩。海风安静的吹,一直吹到连最后一丝晚霞也不见,然后大海就变成深邃的蓝,入眠。

冲干净脚丫子上的沙又出去填饱了肚子,白天睡多了的结果就是晚上睡不着。于是两人再次杀上游戏,搅的荣耀新区风起云涌。

笔言飞咬牙切齿的给许博远发消息,“你不是和叶神在外面旅游呢嘛?!怎么还上游戏?!”

许博远和叶修面对面的坐着一人一台电脑,也咬牙切齿的回消息,“他用酒店的网线,我怕给酒店拔坏了不敢动。”

兴欣再次收获的盆满钵满,工会里一片欢腾。其他工会纷纷跳脚,顺带骂蓝溪阁的那谁谁,出去旅行了还能让这祸害上线,看来是魅力不够婚姻要破裂了啊。

为了证明谣言的不实,叶神亲自下场,用实力证明这几天的海鲜没有白吃,韭菜牡蛎都得到了他们应有的尊重。

许哥趴在床上奄奄一息泪流满面,决定从明天开始改变作息。

第二天上午十点两人就穿戴整齐,搭车去水族馆。

不是节假日,馆里没什么人,只有各色水生物静悄悄的游。两人对小鱼小虾都没什么兴趣,对在养水母的玻璃缸前接吻比较有兴趣。

“浪漫啊叶神。”许博远有些喘,擦擦嘴角的水渍,又凑上去碰碰额头。

“哥可是研究过攻略的。”叶修拉着许博远继续往前走,前面还有魔鬼鱼,海豚,海底隧道。嗯,都可以一个个试试。

下午五六点,两人擦好防晒霜,换了泳裤去海里玩儿。

许博远海边长大,游泳技能满点。叶修纯种旱鸭子,套着小黄鸭泳圈在海上漂来漂去。

许博远拿相机拍他,“震惊!荣耀教科书真人水上战斗竟输给蓝溪阁最帅团长蓝桥春雪!”明天游戏版的头条题目都想好了。

叶修拿水枪呲他,“看我毁尸灭迹。”

许博远灵活避开,又蹿进水里去挠叶修痒痒肉。

一直玩到路灯一盏一盏的亮起来,才手拉手回了房间。

等外卖的时候许博远检查了叶修身上,手臂一片红红的有些晒伤,身体上还好点儿只是黑了几个度。

叶修光裸着上半身趴在床上,许博远掏出芦荟胶给叶修抹,顺带嘲笑他的泳裤印。

“好白的屁屁。”许博远伸手拍了拍。

“诶诶干什么干什么?请许医生好好工作。”叶修警觉的掀开咸猪手,“蓝团你变了,你再也不是温文尔雅正气凛然的蓝溪阁四大高手了,春易老知道要气死了。”

“近墨者黑嘛。”蓝河拧上芦荟胶盖子去洗手。

外卖到了,是北海的特色小吃鸡丝汤粉。醇香的鸡汤底鲜美,配上脆爽的青菜,鸡肉丝很实在的铺了半碗。小食是单吃有些油腻的油炸虾饼,但和汤粉遇上了就只会愈发相辅相成的突出海货的鲜嫩来。

酒足饭饱,累了一天也没多余精力去捣乱了。干脆挤在沙发上看电影,再耳鬓厮磨。

晚风轻悄,窗外是点点渔船灯火映照着漫天星光。

月色温柔的洒满海面。

 

                                                 END

-----------------------------------------------------------------------------

回主坑营业一下~

乌老师520快乐=3= @乌东东 

爱大家(*  ̄)( ̄▽ ̄*)ゞ[亲亲] 

评论(4)

热度(127)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