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长在摸鱼

自由🍃和浪漫💫
部分合集封面和头像图来自伙伴Nayu
可以看看置顶鸭

【瓜瓜乐】去湖边看一场落日(一)

#不要上升正主!不要上升真人!我圈地自萌!两位友谊长存!

#巨多私设巨多OOC预警

#假设他们不是在游戏世界相遇(建议当成全架空看x

#文笔混乱没有逻辑个人趣味啊吧啊吧啊吧

#签证问题不想考虑主要是想搞个说走就走的旅行(我跪OTZ

#感谢捉虫


----------------------------------------------------------------------------



01

凛冽的空气钻入鼻腔,安可乐被冻的瞬间清醒,缩瑟下脖子打了个喷嚏。机场廊桥里暖气不是很足,高纬度国家的秋天已经很冷了。

这是他成为主播后为数不多的假期。

生活好像被困在了游戏和屋子里,局促的让人有些喘不过气。

全职主播几乎全年无休,每一天都从下午起床开始,吃个迟到不知多久的午饭收拾收拾就要准备开始直播。一刻不停播到十点多,等宵夜的时候刷刷手机,吃完宵夜通宵剪视频,或者是研究游戏的新套路,天明时分上床睡觉。

想暂时逃离开一成不变的琐碎日常。

从上周开始有这个想法后,安可乐就连夜翻出了吃灰多年的护照,又稍微增加了直播时长,每天晚上通宵剪视频,屯够了一周的量。在周天晚上全部把视频设置好定时发布后,打开APP定了第二天有折扣的往返机票和酒店,收拾行李直奔机场。

于是十多个小时后,他在大洋彼岸降落。

“草,好冷。”安可乐翻出最厚的外衣裹上,但国内初秋的薄外衣显然挡不住温哥华的寒风,他连上机场wifi给手机下翻译软件。

衣服肯定是没带够,等到酒店放好行李得出去买两件。还有钱,国内出发没来得及,需要换点加元。

其他暂时没有想到什么,安可乐磕磕绊绊过了海关,拖着行李箱等Uber叫的车。

夕阳烧着了云层,绚烂的色彩一直从天际染到地平线,又从远方轰轰烈烈铺到眼前。秋天的温哥华,枫叶的颜色渗入整个城市,是画家随性落下的橙色笔触。

唔,挺漂亮。

安可乐靠在车窗边给管理回消息。

安可乐:你放心,一周就回,机票已经订好了。

安可乐:虽然你们老说我笨蛋,但哥这点能力还是有的。

沁甜:……

沁甜:叫姐姐。

安可乐很自信,自信一觉睡到凌晨被饿醒。

飞机餐是没有吃的,上飞机前他快48小时没睡觉了,从起飞到降落睡满了全程。好不容易靠翻译软件办理好入住,给手机充上电,他匆匆洗个澡立刻上床继续补觉倒时差。

他站在酒店门口看着外面寂静无人的街道,扯一扯自己单薄的外套,又看看手机上显示一片已关门的店铺,认真思考是饿死还是出去冻死。

“嗨。”有人拍拍他的肩,“是中国人吧?”

“嗯?”

安可乐转头,对方也是亚裔面孔,一头染成金色的发有点儿自然卷,肤色奶白奶白,年纪挺小的样子。

“下午入住的时候就看到你了,过来打个招呼。”对方微笑着解释,“我对这边还算熟悉,或许有需要帮忙的吗?”

“不用。”安可乐独惯了,下意识拒绝。

对方也没勉强,只说,“我倒时差睡到现在,打算出去吃点东西,要一起吗?”

“……好。”安可乐不爱和自己过不去。

两人出了酒店大门,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高纬度地区的天总是黑的很早,凌晨两点,夜色早已浓的像化不开的墨凝在半空,路灯将将照亮一小片地方,让人说话都不由要放轻声音。

“我叫瓜林。”对方打破沉寂。

“安可乐。”安可乐吸了下鼻子。

“我是个臭画画的,来这边看画展采风,顺便看个同学。”瓜林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站在了风吹来的方向,“你是来旅行的?”

“嗯。”不管对方是有意无意,安可乐都挺承他情,也不想让气氛太僵硬,顺着话聊道,“我是自由职业,抽空来这边玩几天。”

安可乐不想透露太多个人信息,拿捏着度聊,毕竟点头之交都算不上。人和人之间就是这样,了解越多牵绊越深,等要告别的时候也就会越不舍。

“旅行的话可以去看看海湾,很漂亮,在北部;南部是华人聚居区,有需要可以去那边买东西。市内都可以乘巴士,公共交通很方便。”所幸瓜林也是有分寸的,成年人之间秘而不宣的社交距离被拿捏刚好。

不动声色的细心最会蛊人。安可乐不知道瓜林是天性如此或是社交人精,但并不妨碍他在此刻对这位青年生出些好感。

无关情爱,只是觉得和这人相处的很舒服。

有节奏的电子音乐顺着寒风飘了过来,转过街角,霓虹灯管在地面映出一片暧昧粉红色。音乐声是从几家尚还营业的店里传出来的,店家门窗关的严实,玻璃透出的闷闷光亮显出几分不同寻常。

“……”安可乐脑中一瞬间划过许多不太正经的猜想,“这是……酒吧?”想了想还是换掉了“红灯区”这个词。

“嗯。”瓜林看他一眼,自己率先推门走近店里。

安可乐觉得他刚才好像坏笑了一下,又好像那个笑容是自己的错觉,毕竟瓜林的脸看着实在是很乖的样子。

被大门掩住的巨大电子音乐声劈头盖脸砸过来,安可乐一瞬间觉得自己要聋。捂住耳朵跟着瓜林往里走,才发现店里还有个巨大的舞池,男男女女还有辨不清性别的人挤挤攘攘,跟随音乐蹦迪。

安可乐几年前也是蹦迪选手,年级小不懂事的时候总觉得蹦迪很酷很大人,又长了几岁后才觉得那环境去一次耳朵难受好几天。时隔几年再次进入这种唱歌,安可乐觉得自己老么咔嚓的心脏都在随着鼓点一抖一抖的,多少有点难受了。

瓜林捡了张角落的桌子坐下,服务生抱着酒水菜单过来。

“这家店有炸鸡和薯条,你吃什么?”瓜林提高声音问他。

“什么——”安可乐头晕眼花凑过去。

“我问你吃什么——”瓜林在他耳边超大声问,指指手上的酒水小食单。

“炸鸡,谢谢——”安可乐吼回去,“再来瓶啤酒——”

瓜林示意OK,偏头对服务生用流利的英文说,“请给我和这位先生来一份薯条一份鸡块一份炸鱼,两瓶啤酒,谢谢。”

服务生点头,收走了单子。

安可乐稍微适应了点音量,扭头打量舞池里的人。

“要去跳吗?”瓜林问。

“我就看看。”安可乐说,“国内挺少见到这样的。”

“确实。”瓜林笑笑,“毕竟国内凌晨要吃个宵夜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

安可乐深以为然点点头。

小食很快就上来了。

安可乐拿一块炸鸡咬一口。

“怎么样?”瓜林先抿一口冒着泡泡的啤酒。

“不好吃。”安可乐撇嘴嫌弃,“不过勉强凑合,好不容易才找到吃的。”

“哈哈哈哈哈是,凑合下。”瓜林也开始吃东西。

两人都确实饿了,在角落坐着把酒吧当餐厅,很快风卷残云搞定了食物。

“走吧,结账。”安可乐擦擦嘴,舒坦了“回去睡觉了。”

瓜林点头,叫来服务生说买单。

安可乐掏出银行卡,“我请你吧,就当今晚的谢礼。”

安可乐不喜欢欠人情,特别是对于萍水相逢的人。

瓜林想了想,也不和他争,“那我来给小费吧,刚好有零钱。”

“行。”安可乐跟着服务生去刷卡。

俩人又顶着冻人的晚风回到酒店,乘电梯上楼。

“冻死了。”安可乐搓搓脸。

“明天去买件外套吧,不过这边服装店一些可能下午三点就关门。”瓜林说,“有需要可以来你楼下找我,我住1023。”

“行,谢了。”安可乐莞尔。

10楼到了,瓜林先出电梯。

“那再见了,晚安。”瓜林说。

“晚安。”


                                                                                                 TBC.

--------------------------------------------------------------------------

字数超出了我的预期就先丢一段上来惹

其实是因为自己想出去玩但是出不去

假装把我的正主丢到没有疫情的世界出去玩

大家还是做好防护好好在家吧

一个神秘的鸭群今天反复担惊受怕

笑死

P1—P5是马甲单薄的老师们发现窝子也许快要被发现的慌乱

P6—P10本群第一次团建过于兴奋群友以为玩脱了其实是自己吓自己的一些瞬间

人物名字用了老师们马甲的第一个字的首字母,如果有撞车的首字母的话会采用最末字首字母

今后也会记录一些鸭群好玩的事XD

里面的姐妹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

一些手欠时刻

混更一些自制表情包,姐妹们随意取用

感谢乐姐瓜老师对俺表情包的认可(狗头

两位老师用我的表情包四舍五入我和两位老师贴贴再四舍五入我的cp是真的

芜湖~

【瓜瓜乐】繁星奇妙夜

#不要上升正主!不要上升真人!我圈地自萌!两位友谊长存!

#巨多私设巨多OOC预警

#我流血族瓜X狼人乐,年下,没有裤子直接搞

#为了防止翻车链接是链到我wb主页的,家人们往下翻第一条就是

#辛苦家人们自己镜像+旋转图片了


就是说被夹了家人们,封心不再爱了

明早起来搞wland,今晚已经丢wb上了@丹丹在摸鱼,第二条就是(第一条是怕被自搜大师搜到先哐哐磕头道歉的博),辛苦家人们了😭


WlandID:生长在摸鱼

Wid.8262473


实在看不到戳我lof私信(不知道会不被夹)或者wb私信,看到就会回但是不一定时时在线


跟着群友们补一个瓜林驱逐咒🙏🏻🙏🏻心诚则灵

【瓜瓜乐】结果

#给露露老师@Louise 的生贺,虽然没有完全还原露露老师的点梗(哐哐磕头)但是露露老师昨天生日快乐!(虽然迟到了

#不要上升正主!不要上升真人!我圈地自萌!两位友谊长存!

#本篇私设瓜乐竹马重逢,严重OOC预警

#这篇大概是现实半架空背景

#欢迎捉虫

 

------------------------------------------------------------------------



瓜林安静的听着耳机里的游戏音效,一声声游戏里的念咒声,偶尔夹杂着主播淡淡几句话。

或是粗口,或是点评,语气都是没什么变化的。

这是他找到安可乐的第三个月,也是他们认识的第十年。

孩童时的喜欢能让一个人记多久呢?让人陷入爱情的激素苯基乙胺只能分泌六个月到四年的时间,至死不渝的爱情是违背天性的,人本来就不是长情的动物。

青涩的情愫萌发于少年时代。和很多臭屁小男孩一样,瓜林表达喜欢的方式就是,打篮球的时候针锋相对,课上走神的时候还要揉两个纸团砸人后脑勺。安可乐也不是软的,他们经常打的很凶,整个大院儿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关系极差。但谁都没看见过他们打完架后,瓜林强行递过去的糖,会被安可乐别别扭扭接过来揣进衣兜。

这是彼此心知肚明的默契。

不是朋友,不是兄弟,不是敌人。少年不知道该如何定义这种逃不开舍不掉的悸动。

是春风徐来,万千海棠盛放,是秋风乍起,落在窗口的第一片黄叶,是门口花坛的一株野草,年复一年的生长着,繁茂着。

仲夏夜里两个小孩儿避开人群并肩坐在老房门槛上看萤火虫。

“我这块西瓜好甜。”瓜林鼓着腮帮子嚼嚼,语气炫耀。

安可乐眼疾嘴快凑过去,一口咬下叼走最中间的那块。

“你……”瓜林看着瓜中间凹下去的小月牙。

安可乐眨眨眼睛,反应过来。

“我,我吃你这块。”他伸手去拿瓜林的。

瓜林避开安可乐乱抓的爪子,低头吮在缺口处,让自己的齿痕覆盖住那一弯月。

“很甜。”瓜林尽量让自己显得淡然。

“是吗?”安可乐不想认输,也面无表情的低头吃自己的瓜。

心跳扰人的如同蝉鸣,夜来急雨后,云层散开,露出深蓝天际。

离别是没有老师教授的必修课。

“对不起,我要搬家了。”瓜林把人堵在教学楼的楼梯口。

他没有再穿校服,今天他们家就要飞往其他城市定居,在家长清点行李的时候,瓜林跑了出来混进学校。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安可乐退后一步。

他绕开瓜林,声音被吵闹的上课铃声掩盖,“我会忘了你,然后有很多新朋友的。”

像是说给他听,也是说给自己听。

安可乐在瓜林看不见的地方长的很好,然后真的忘了他。有了新的朋友,新的学业,新的事业,就连吃东西的喜好都变了很多。

他扫过来的眼神和看路过的行人没什么区别,瓜林也不再是能用使坏引起他注意的小孩儿。在上海的雨中,他们各自撑伞,擦肩而过。

如果不分别,他们大概会一起按时长大,一起等到这份懵懂的感情生根发芽,长成大树,然后结果。或许会得到一个甜甜的橙子,也有可能是一枚酸涩的杏,但总归是有结果的。

瓜林对安可乐的感情更像是执念,对于在过去的时光里,得不到又舍不下的所有复杂感情的总称。如果说靠苯基乙胺维持的爱情不靠谱,那就用其他感情来维系。

瓜林看着直播里水友赛的房间号,登录自己游戏账号,输入那一串数字。两个游戏人物各站在决斗场的一端,隔着中间一条过不去的线。

如果久别重逢,你不记得了,我会有点生气,但也不会气很久。

不管多少次,我还是会来到你面前。

——世界上所有的一见钟情都是久别重逢。

 

                                               END


-------------------------------------------------------------------------

高产似母猪

晚点搞万圣

【瓜瓜乐】段子合集(一)

#不要上升正主!不要上升真人!我圈地自萌!两位友谊长存!

#巨多私设巨多OOC预警

#这篇是现实背景的合集,之后估计也会有魔法背景的合集(flag达咩

#可能文笔混乱视角混乱

#欢迎捉虫

#就是说主要是正主追着狂塞糖我也没有办法


--------------------------------------------------------------------------


1.舒适圈

安可乐和瓜林没有见面过,没有语音过,照这样来看只能算是网友,还不是很亲密的网友。

但他们每天都会一起玩很久的游戏,默契的仿佛认识了很久很久。

和不同的人相处是有不同的舒适圈的。

安可乐觉得现在的距离刚刚好,每天能一起快乐的玩游戏就好了,大家都是有分寸的成年人,不会因为粉丝们的起哄就真的有点什么,而且粉丝们也都很理智只是开玩笑。

或许安可乐自己都没有发现,每次瓜林进入他的组队后,他的话都会变多一点点,语气也会更开心更轻快一点点。

只是一点点,没有更多。

“老瓜你在笑什么?”同事毛毛的看着坐在电脑后脸被电脑光映的泛蓝的瓜林。

瓜林摸摸自己无意识勾起的唇角,掩饰性的喝口水,“没什么,煮个青蛙罢了。”

同事:???


2.摸鱼

社畜打工要义就是得最大限度的白嫖老板。

比如公司6点的晚餐,以及办公室的高配电脑。瓜林老5G网瘾少年了,必不会放过如此的好机会,每天都在公司呆到11,12点才走。

最近瓜林他们在忙一个项目,项目要求高且数量繁杂,甲方不断否定多版方案让整个小组都有点儿低气压。

临近下班,坐瓜林隔壁桌的同事垂头丧气坐回工位了。

“怎么了?”瓜林把头上的大耳机拉下来。

“被老板说了一顿,说我最近做事有点躁。”同事瘫在椅子上,“嗨,虽然咱们也习惯了方案被毙,但这次的甲方也太龟毛了。”

“确实。”瓜林淡淡点头表示赞同,继续盯着屏幕在数位板上一点点勾勒人物衣服的花纹。

同事凑过来看了下瓜林的屏幕,“哇我说老瓜你是真滴牛,今天勾这个花纹勾了好几个版本了吧?您不躁吗?”同事卑微。

“第五版。”瓜林说,脸上表情没什么变化,“静下心来就好,可以听听歌之类。”

“分享个歌单?我看你最近一听歌就迷之微笑。”同事打开音乐软件随口说。

“不是歌单。”瓜林笑笑,又把耳机戴回了头上,隔绝其他声响。

“???”同事迷茫。

瓜林顺手切了个屏幕,敲下一句话发送。

上班摸鱼才叫赚钱。

提督的尊贵标识花里胡哨。


-----------------------------------------------------------------------

后续还会有的不定时搞搞吧

没来得及整太多昨天临时加塞给群里姐妹炖肉末去了

有点少先将就看看

我是“的”字精吗(跪地

今早起来修昨晚的激情码字,发现我真的打了好多“的”OTZ

如何才能改掉乱用形容词的坏习惯啊救命了😭

(我这短短几句话里又有好多“的”(麻了

【瓜瓜乐】一些关于舞会的事

#不要上升正主!不要上升真人!我圈地自萌!两位友谊长存!

#巨多私设巨多OOC预警

#魔法世界观人物参照两位老师游戏捏脸

#看完今晚直播激情开码

#欢迎捉虫

 

------------------------------------------------------------------



安可乐和瓜林刚从娱乐赛场下下来,就被观赛席上的小朋友们包围了。

“两位学长好厉害啊。”

“玩明白了属于是。”

瓜林整理自己的衣服并不说话,只笑着看身边和学弟学妹们有一搭没一搭聊天的小狮子。

“对了整点了,学长们要不要去跳舞啊?”有学妹问。

“对啊对啊,今天乐团排练了新的舞曲诶。”

“想看学长们跳舞!”

“瓜林你要不要跳啊?”安可乐下意识扭头去问同伴,带了点好奇和跃跃欲试。

“那要征求瓜林的意见。”他对众人说。安可乐是笑着的,很开心的样子,语气中是自己都没察觉的亲昵和放松。

瓜林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抬手打了个响指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小狮子也没说什么,闲庭信步走出决斗场,一边继续和学弟学妹们聊天。

没聊两句,一只猫头鹰扑棱棱飞到决斗场门口,一封信飘飘忽忽落到安可乐手里。

安可乐藏在大圆眼镜后的眼睛里笑意更浓,当着众人的面毫不避讳的打开了信封。

“亲爱的安可乐:

舞会即将开始,你打算参加吗?我很期待它!在那里我们可以尽情跳舞,还能享受到好喝的饮品,我想那一定非常有趣,如果可以和你一起就更棒了!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吗?

你真诚的瓜林。”

一板一眼的信件,是拉文克劳独有的严谨与仪式感。

安可乐自己也不住笑了出来,他抬手给围着他的众人扬了扬手中的信件,带着一丢丢炫耀的感觉。

“那我就先走了,大家舞会见。”说罢自己也一个移形换影闪走了。

安可乐在舞会大厅门口落下来的时候,瓜林已经等在那里了。

他换了身衣裳,深棕色的长大衣换成了纯黑的贴身西装,勾勒出他一把劲瘦的腰身,显出了他比例优异的身材。脸上装饰性的金属圆框眼镜边被窗口映出的灯光照的在夜里折射细碎的光。

庄重又禁欲。

安可乐啧啧,上下打量他。

“走吧。”瓜林侧头看看他,放下整理好袖口的手,抬步率先向大门口走去。

真是太……

安可乐跟上他的脚步,自己在后面嘀嘀咕咕腹诽人家。

大堂里人很多,一晃眼的功夫,他俩就被人潮挤散了。

安可乐努力伸头在人群里找,“瓜林呢?”

瓜林站在桌边避开人流,刚喝下南瓜汁,随即被从后面拍了肩膀。

他转身,大长外衣的小狮子冲他笑盈盈弯腰伸手,“来跳舞吧。”

瓜林把手放在他的手上。

安可乐直接拉着人走到舞池中央,“跳什么?”

“都可以。”

安可乐美滋滋,想了想选了一手他拿手的《追逐与游走》,示意场边的乐团。

这是老曲子了,弗利维教授指挥棒轻轻一挥,极有动感的音乐演奏起来。

瓜林跳的是女步。女步有大量技巧性的动作,但他一点也不显吃力,脸上没什么表情,黑色光亮的皮鞋轻点地面,轻盈的跃起,又落下。

安可乐五指松松拢在瓜林的手背上,随着瓜林的力道走步,看他松手转了几圈,又靠近到自己的怀里,把手搭在了自己肩上。安可乐晃神,旋即赶紧把手放在瓜林腰间,支撑他做出一个反向弓腰的动作。

瓜林绷紧的腰肌随着呼吸起伏,一瞬间让安可乐想起了他决斗场上丝血还能灵活走位躲咒语的身姿。

他那个时候应该也是这样绷紧着腰身的吧。

舞曲到了末尾,安可乐做出结尾动作,双臂张开,单膝跪在了地上。

瓜林起跳,璇身,落下,单脚点地,手伸出掌心向上,放在了安可乐下颌下。

“跳的不错。”瓜林挑挑眉,手掌轻轻向上一抬,就碰到了安可乐下巴和颈部交接的那一块软肉。是热的,还泛着微微的湿润。于是手指不老实的勾了勾。

“咳。”安可乐脸有点红,赶紧站起身掩饰性的拉拉衣领,“跳舞真累。”

“是吗?”瓜林也自然的收回手,“下一首跳什么?”

“你选吧。”

“那跳新曲子吧?”瓜林示意弗利维教授。

“我不会啊。”安可乐嚎。

“基础舞步是恰恰,以前舞蹈课学过,手上的动作你可以看旁边两个姑娘的。”瓜林的手已经扶上了安可乐的腰,“没事,我教你。”

“哦哦好。”乐曲开始,安可乐赶紧转头看旁边的一对学动作。

第一个动作就让人愣住,安可乐表情有点点绷不住了。

“快做啊。”瓜林带笑的目光在安可乐的胯部巡梭一圈。

不就是扭嘛,这有啥。安可乐咬牙,模仿着旁人的动作手臂向上舒展抬起,左脚靠向右脚脚跟,毫不含糊的扭了几下。

“不错嘛。”瓜林夸赞。他靠近安可乐,一手抬着对方的手,一手规矩的搭在腰上,“后退一步,前进两步,嗯,你做的很好。”

这回轮到安可乐转圈了。瓜林手臂一伸,送他出去转了一圈后,安可乐手指尖尖的落点刚好在瓜林掌心上,被一把握住,拉了回来。

“手搭在我的手上。”瓜林揽住安可乐的肩。

“嗯?”安可乐下意识转头看向声音处,才发现他们离的这么近。

第二首曲子了,两人都有些气喘,瓜林湿热的气息就这么毫无防备的把安可乐包裹住了。

救命了!安可乐瞪大眼睛。

看着瓜林没什么变化的脸,安可乐顿时又好胜心起,努力管理自己的表情,愣是这么脸对脸贴了十几秒。

“瞪什么?”瓜林轻声说,“转圈了。”

“我戴着眼镜你怎么知道我瞪眼了?”安可乐一边做动作一边问。

“不知道,”瓜林笑,“我诈你的。”

一束光笼罩在了瓜林身上,是天花板的魔法蜡烛,它们会给舞池里最好的舞者聚光。

瓜林揽住安可乐的肩背,示意他做出结束动作。

安可乐挑眉看着倾泻在瓜林身上的光束,一脸不服输。

瓜林手划过安可乐的手臂想要放开他,不想被人反手抓住。

“来瓜林,我们跳最难的,看谁更厉害。”安可乐兴致勃勃的示意乐团。

弗利维教授笑着摇摇头,还是转过身给乐团了一个信号。

“你跳女步。”安可乐扬扬下巴。

“好。”瓜林毫不犹豫应下。

这是一首舒缓的曲子,虽然节奏不快,但是动作又难又大,要跳的舒展好看很不容易,是所有舞曲里最难的。

安可乐是决斗大师,但并不擅长跳舞。他本以为天天和自己一起混迹决斗场的拉文克劳肯定会手忙脚乱,他就可以趁机嘲笑瓜林一波。毕竟这个拉文克劳不管对上什么级别的对手,从来施法都是冷静又淡定,哪怕被打倒了也是一脸游刃有余的坐在地上等着自己救。

可不得找点机会打破他的从容,毕竟不会有人全能的吧?

安可乐一边做动作一边紧紧盯住瓜林,想要找出他破绽。

瓜林任由他放肆的目光,顺着腰上的力道转圈,抬起头展开手臂,一点光芒停留在他下颌沁出的汗液上,又随着水迹,淌下脖颈,没进黑色的衬衫领子里。

他应该是出汗了,领口上印了些深色的水印,和白皙的皮肉形成的巨大的色差对比。安可乐想起了上一支舞他们交融的灼热鼻息。

“那个……”瓜林低头看向安可乐。

安可乐强行把自己的目光从瓜林衬衣领子上撕下来,“怎么了?”

“你踩我脚了。”瓜林看自己的皮鞋。

“……”安可乐也低头,原本光亮的皮鞋上果然印了个硕大的脚印,“啊不好意思,我注意。”

安可乐其实很少难为情,能绝地翻盘的决斗大师都是要过硬的心理素质的。但是对上瓜林,总让他有种他是在被对方了解,包容的感觉。瓜林能看透他,不过这并不让他有被冒犯的感觉,瓜林总是很有分寸感的,一点一点的入侵着他的领地,不动声色,又无法拒绝。安可乐想,也许自己也不愿拒绝,在放任他的行为。

不得了,越想越不对劲了。安可乐一个醒悟,晃了晃头让自己清醒一点,视线划过瓜林的脚步,看见对方的皮鞋上又光荣新添几枚脚印。

“……”

安可乐对自己无言了,邀请人要跳舞的是自己,要比试的也是自己,中途走神的还是自己。

魔法蜡烛毫不意外的把光投向了瓜林。

安可乐赶紧松开拉着对方的手,张了张嘴想说话,又不知道说什么,于是,打了个响指自己先一个移形换影,跑了。

再也不跳了,再见。安可乐落在大堂外,呼出一口气,擦擦自己额头沁出的汗。跳个舞而已啊怎么自己都能出这么多汗。

“啊学长,”是一个刚来舞会的学妹。

“你好。”安可乐点点头。

“要一起去跳舞吗?”学妹热情邀请。

“达咩!”安可乐战术后退一步。

“就跳一支舞。”学妹再次热情邀请。

“这星期不会再碰舞会了。”安可乐瞥了一眼向着外面走出来的瓜林,赶在对方接近前直接瞬移消失了。

“去跳舞吧。”瓜林冲门口的学妹点点头,看着消失在夜色里的身影,又好笑的看看自己沾满鞋印的皮鞋。

别说,还是有点痛的。

 

                                                                                               END

-------------------------------------------------------------------------

半夜发疯文学

紧跟时事了属于是

我要向全体哈利波特玩家安利他俩(震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