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长在摸鱼

自由🍃和浪漫💫
部分合集封面和头像图来自伙伴Nayu
可以看看置顶鸭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李华是我亲妈好爱她🥺🥺🥺🥺🥺

Psyborg屯梗

最近真的忙的没什么时间写文先屯回头(如果想得起来)就写


1.

uki抱着猫猫对fu抱怨猫猫好粘人,然后自己一边对fu进行不动声色的贴贴(fu书房看书uki抱个游戏机盘腿坐地毯上贴着打游戏,fu后院浇花uki抱着猫一般路过好几次)

总之就是fu在的地方过一会就会长出一个uki


2.

uki出海回来,fu醋,惹怒,哄好,(不被允许说出来的行为),uki察觉到就哄fu,带勾引的示弱并摆出fu喜欢的姿势(我流私设uki喜欢🍊fu喜欢正面因为可以👅脖子上的痣)


3.

三人行必有我师,fu→uki←le



【Psyborg】非正常时间

#无差

#有私设

#素菜(白菜豆腐汤(小碗



---------------------------------------------------------------------


Fulgur半夜毫无原因突然醒过来,他睁眼瞪了两分钟天花板决定继续重新睡着的时候,感觉到身边的人动了动。

不是那种睡眠中无意识的动作,而是带有目的性的,尽量小心翼翼不发出声响的,一点一点挪的动作。

啊,是Uki,他又在半夜醒了。Fulgur闭着眼睛,尽量把呼吸拉的又长又平稳,假装自己还在睡。

Uki睡觉喜欢抱着什么东西蜷起来,他们住在一起后Uki抱着的东西就变成了Fulgur。通常是侧过身来抱着一只Fulgur的手臂,哪怕是冰凉又硬邦邦的机械臂Uki也会很喜欢抱,然后把额头抵在他的肩膀上弓起身子,把自己像虾球一样地缩进被子里睡。Fulgur有时候会担心Uki闷到,不过他很喜欢早上醒来从被窝里挖出Uki的时候,恋人泛着粉色的软乎乎的脸。

Uki正蹭着枕头一点点挪开和Fulgur贴着的部分,先是头,然后是贴在一起的手臂和扣住的手指,Fulgur几乎都可以想到被子下面的Uki警觉又有些紧张的表情。等到完全松开的时候Uki小小松了口气,被子随着呼吸一点点起伏。

Fuligur悄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着Uki紫色的头发尖尖从被子下冒出来。他只先露出了眼睛看了看然后慢慢慢慢地翻身,想要伸手去够床头柜上的东西,被子随着动静被扯向另一边,Uki几乎是瞬间停下了自己的动作扭头来观察Fulgur。

窗帘没有拉严实,有光亮落进室内,让Uki可以借着这点光看清Fulgur。银白色的发软搭搭散在枕头上,生化人的睡姿很规矩,他正面仰躺在床上一手搭在肚子上,一只手臂在还维持着睡前被自己抱住的姿势,呼吸绵长,安安静静。

Uki眨眨他异色的眼,盯着Fulgur安静看了一会儿,无声噘嘴做出一个亲亲的动作,继续偷偷摸摸伸手,在床头柜上捞到了自己的手机。

Yes!Uki在心里挥了下手臂,庆祝自己这十来分钟取得的阶段性胜利。他继续维持着缓慢的动作,慢慢慢慢缩回了被子里。

Fulgur并没有等来想象中被重新贴住的温暖身体,金属手指只摸到了Uki棉质睡衣的角角。

Fulgur在黑暗中睁开眼,他思考为什么Uki开始背对自己睡觉。

另一边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无声亮起来,开启勿扰模式后收到消息不会再有提示音,Fulgur习惯睡前把电子设备设置到勿扰模式。

Fulgur想不到谁会大半夜的发私人消息,于是也学着Uki刚才的样子,慢慢慢慢地小幅度无声转头,试图在屏幕熄灭前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消息来源。

“Uki发送了一条消息。”

屏幕又一亮“Uki发送了两条消息”

“……”Fulgur不想再装,他在Uki反应过来之前直接伸手揭开被子,就看到了手机光照亮了小灵媒错愕的表情,以及他手机上刚加载出来的Psyborg同人图。

“H,HI.”Uki瞟着Fulgur伸出手晃晃。

“What are you doing,Uki.”Fulgur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他捏住Uki的手,把人从被子里捞出来放在枕头上和自己对视。

“Good morning,babe.”Uki伸手抱住Fulgur的脖子贴上来黏糊糊地亲亲他的下巴,试图以此来蒙混过关。

“但现在是凌晨三点。”Fulgur拿过自己的手机,把时间展示给Uki看。顺手他解开了手机的锁屏,打算看看和自己睡一张床的人为什么会半夜不睡觉给自己发消息。

Uki:[图片]

Uki:你快看这张同人图。

“……所以你半夜偷看同人作品还要发一份给我。”Fulgur把手机放回床头,顺手抽走了Uki的手机和自己的放在一起,“我帮你暂时保管。”

“Noooooooooooo”Uki用头顶在他颈窝一顿乱蹭。

“Good night babe。”Fulgur不为所动躺回床上,给两人拉好被子盖上然后闭眼。

Uki支棱着头看Fulgur不打算再接话的样子,他歪着头思考一会儿,扒着Fulgur的肩,低头啃住他脖颈间人类皮肤和金属连接的部位。

Fulgur几乎是立刻就睁开了眼,“Uki,睡觉。”

“你把我手机拿走了就这么毫无代价吗?”Uki用湿润的口腔包裹过一小块皮肤又吸又舔,时而用牙齿轻轻磨两下,唾液濡湿了和金属连接的部分,Fulgur这部分皮肤特别敏感,在一些特殊的时候Uki很喜欢用这种方式来让他的身体更兴奋。

“现在不是做这件事的时候。”Fulgur叹口气,他侧过身来和Uki面对着,手绕过Uki肩背,把Uki身体扣进自己怀里固定住不给再乱动的机会。“睡觉。”

手握住手,腿贴着腿,胸口心脏跳动的频率也逐渐重合,被完完全全抱住感觉实在太好了。夜色深沉,床很柔软,恋人很温暖,Uki贴着Fulgur下颌闭上了眼睛。

被窝形成了一小片的宇宙,他们就在无数星系中相爱。

 

END


-----------------------------------------------------------------

我很seiso

下一篇一定写清水。。。。增加本账号seiso度

我昨晚做梦都是我又双叒叕被夹了

【Psyborg】给我一个吻吧

#FuKi向

#有私设

#小荤菜又不是特别荤(be like 鸡丝粥(?



---------------------------------------------------------------------


“Uki,你为什么还在发推特而没有去睡觉呢?”语音一接通,Fulgur就直接质问那个醉醺醺的人。

“啊,被你发现了。”Uki毫无被抓包的心虚,听起来还很快乐“FuFuchan~”

“怎么了?”Fulgur耐心十足地回答。

“HeHe.”Uki眯着眼睛听手机那边的呼吸,声音又黏又软“FuFuchan~FuFuchan~FuFuchan~”

Uki每叫一声Fulgur都会回应他,用Uki最喜欢的那种,离麦克风很近很近,仿佛就凑在耳朵边,呼吸相闻,耳鬓厮磨,又涩又沉的声音。现在已经没有需要顾虑的直播间和围观的朋友了,Fulgur对Uki有求必应。他喜欢Uki像只粘人的猫咪,出门浪一圈沾了一身草,回到家后只对着主人翻出肚皮,蹭着裤腿要求抚摸。

Fulgur低声哄着醉迷糊开始耍赖的Uki,“我在这儿呢babe,躺到床上好不好?然后盖上被子。”

“我已经在床上了,”Uki蹭蹭枕头,“但是我睡不着。”

“有哪里不舒服吗?”Fulgur听那边窸窸窣窣布料摩挲声,间杂着有些腻人的呼吸,“Uki?”


----------------------------------------------

大眼@丹丹在摸鱼

Wid.4760506

我受不了了!!@楚狂。 这个人凌晨突然发消息就是为了踹我一脚!!我和她不共戴天!!!

【Psyborg】一般醉酒

#Fuki向

#荤的

#有私设,半金属内个预警


–––––––––––––––––––––



“FuFu~chan.”Uki俯下身从后面抱住Fulgur,Fulgur结束了直播还在打游戏,不过已经很晚了,或许是时候该去睡觉了。

Fulgur脖颈间的金属被泛着湿热的,属于人类的皮肤贴住了,他敏锐的从Uki黏糊糊的气息中嗅到了点特别的味道。

“Oh babe,你又喝酒了吗?”他从椅子上站起来,面对着Uki伸手轻轻拉了他的手臂。

Uki顺着他的力道栽进Fulgur怀里,Fulgur向后退了半步抵在电脑桌上。Uki双手环抱着生化人的细腰,仰头用自己异色的眼瞳一个劲盯着他看,但并不说话。

“Uki?”Fulgur被紫罗兰的颜色包裹,忍不住低头吻了吻他薄薄的眼皮,“可以告诉我吗,为什么喝酒?”

Uki乖乖闭着眼睛任他亲了一会儿,在Fulgur的唇离开时用自己的额头追上去蹭蹭他的下巴,声音慢悠悠的又带了醉酒的鼻音,“好像喝多了的时候FuFuChan会比平时更关注我。”

Fulgur被Uki的一连串小动作弄得整颗心软乎成一团,“是我最近有让你感到不安了吗,我很抱歉。”Fulgur低头贴住Uki的唇,并不做什么更多的动作,只是碰着它们低低地说着话,“I love U Uki.”

“I love U too,FuFuChan~”Uki伸出舌尖舔着Fulgur的唇,声音有些含糊,“我只是有点太贪心了。”


––––––––––––––––––

后面的大眼@丹丹在摸鱼

Wid.4847465


最后哐哐给我桃儿宝磕头了,我发誓我有在写点梗只是写的不那么明显但是确实写了OTZ


感谢妈咪季平老师帮我捉虫,感谢姐姐昨夜星辰老师帮我发凹三,明天就给你们唱整首谢谢你温暖了四季OTZ

【城翊】简单扩写一下

#车

#起名废名字瞎起的

#已同居设定

#有OOC私设

#捉虫感谢@季平 妈咪



杜城的吻带着潮热的鼻息落在沈翊后颈。

“你回来了。”沈翊捏着画笔转头去看,被身后的人顺势翻个面儿卡在自己和工作台之间,又深又重地吻了个遍。

沈翊被杜城带着些凶劲儿的吻弄得腿软,搭在他肩上的手使了点力气把杜城推开,指尖抹了抹唇角水渍,气息不稳地问,“你不是去市局开会了吗?怎么没顺便陪领导们吃个饭现在就回来了?”

“你问我?”杜城没有放开沈翊,脖颈弯下来用脸蹭着沈翊发烫的右耳,“是谁在我笔记本上乱画,害我汇报的时候差点出糗。”

“什么乱画……”沈翊话说一半想起来了,那是快半个月以前的事儿了。他俩的工作笔记本都是局里统一发的长得一模一样,当时局里开例会,会议内容又长又无聊,沈翊为了抵挡困意顺手拿了笔记本翻开,涂涂抹抹地画了个杜城,清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拿错本儿了。

算了,就当是个小惊喜。沈翊想要把画扯下来的手顿住,反正上次他不知道抽哪门子疯说他画过了沈翊,非要沈翊也画个成年体的杜城。

虽然这个成年体的杜城可能稍微有一些过于成人了,沈翊看自己随手勾的线条笑笑。画纸上的杜城肩背宽大结实,腰肌有力,臀部浑圆挺翘,像是最完美的雕塑作品,常年锻炼的好身材一览无余。至于为什么会一览无余……因为他浑身上下只有一条领带系在颈间。沈翊对自己的画技很满意,合上笔记本若无其事放回杜城桌上。

“然后,你一直到今天才看见?”沈翊向上方瞟着杜城,努力憋笑。

“我在台上汇报我们分局的工作,有个数据记不清了就想翻翻笔记本,你说巧不巧我就这么一翻,”杜城忍不住扶了下额,“那么多同事众目睽睽之下,要不是我反应快,坐在第一排的市局马上就要看到刚表彰的先进分子的大鸟了。”

“对不起对不起。”沈翊绷不住了,笑得弯腰,“我没想到你会在那种场合下翻到。”

“你说说你,你说说你,”杜城手指插进沈翊毛绒绒的后脑勺微微用劲儿让他仰头和自己对视,“平时怎么没发现你有点蔫儿坏呢。”

沈翊的双眼因为刚才的大笑有些湿漉漉的,他还带着笑意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杜城,“那怎么办呢?城队能不能饶我这一次。”


-----------------------------

全文大眼@丹丹在摸鱼